欢迎来到买知网!
注册
科技知识_文学知识_医学知识_经济学知识_农学知识-买知网 >主页 > 文学史学 >

3d电子书题库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文学史学 >

《文学史学》(葛红兵)【摘要 书评 试读】

2012-06-03 09:06作者:采集侠 来源:买知网 浏览次数:

  第一章 文学史的概念
  第一节 文学史何以可能
  当我们说时间使文学史家的历史感成为可能时,我们无疑夸大了时间的效果,因为时间本身并不是历史感,历史感依赖于史家作为主体理解历史时所能感受到的深度,是历史理解的性质特征,而不是纯客体的时间范畴。这就使我们很可怀疑在史家的视野中审美的质素是否与共时阅读一样鲜亮,我们有理由将批评家拿起一本当期刊物时的心理状态与史学家在幽暗尘封的图书馆一角拣起一本发黄的小说时的心理状态区别开来,前者的身临其境的感受鲜度无疑是后者难以具备的。如果历史感是从发黄的书页中袅袅飘出的一种东西,那么,书页发黄的程度就代表了历史感的重量?这显然很滑稽,历史感必须是史家的感受的性质,它必须依赖时间流逝导致的距离感、陌生感,又必须建立在作家忘记这种距离之后以纯粹审美主体切入审美对象与之发生审美的心理共振的基础之上,也因此,它既是对时间距离特别重视的产物,又是抛弃了时间距离感的产物。过去,常识理论中针对历史感的相对应概念是“历史的态度”。所谓“历史的态度”,一般的看法是将对象放到历史时空中去把握,看它在过去的那一刻所起的作用,所产生的影响。这个概念相当诱人,因为它暗示,文学史家抛开时空距离在冥想中回归文学史作品产生时的具体情境是可能的,史家可以像昔日的批评家一样玩味那些蒙上了历史灰尘的作品。现在我们要问的是史家的这种回归到底是否可能?假如有一条时空隧道,人可以经其转拓而去观望某个昔日,那或许还可能,可现实是人只能存在于此时此刻,不能超前地活在未来,同样,也不能重返过去。如果重返过去仅仅是意识通过冥想而得到的结果,那作为意识冥想的功能必然是依赖于主体此刻的状态的,冥想的行为方式是此刻的,那些冥想的结果就必然带着“此刻”的烙印。在这里历史感同时也就是现实感,只有进入史家现实感的范畴之中历史感才最终成为可能,就如伽达默尔所说:“真正的历史对象根本就不是对象,而是自己和他者的统一体或一种关系,在这种关系中同时存在着历史的实在及历史理解的实在。”(《真理与方法》)历史感是历史理解的属性,它一方面是一种异已感,另一方面又是一种亲和感。

 

[错误报告] [收藏] [关闭]
3d电子书题库